【歌凯】他很有钱

糖姜:

这算是个《他很好吃》的平行世界的姊妹篇……是一个“金主胡”“包养”明星凯的故事……但是……你们也懂,我写出来肯定就画风不对了【捂脸


因为实在太喜欢这个脑洞设定里的歌凯!即使画风崩坏也还是忍不住写了……同样夹带袁弘出场~


唉,真的不是我故意神隐,实在是计划赶不上变化……原计划12月底的论文现在提前到8月底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……算了不说这些糟心事了!还是码字开心啊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01


胡歌在高二的时候,突然神秘兮兮地拉着袁弘跟他讲了一句话。


他说:其实,我很有钱。


袁弘内心WTF:难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当我傻吗我早就看穿你了好吗!


——而且我一直以为你不说我不说是我们有默契,谁知道原来是你丫低估我智商!


忍着伤感与吐槽之心翻了个白眼后袁弘问胡歌:“哦,那你为什么不早说。”


胡歌扭捏了半天,终于在袁弘的再三逼问之下一脸被害妄想症地吐露实情:“因为……我怕你们歧视我……”


神TM歧视你。袁弘叹气,用深怕伤害他脆弱小心灵的口吻娓娓道来:“不会的,我们都爱有钱人。”


“哦是这样吗!”胡歌松了口气,“那太好了我可有钱了!”


操!掐死你得了!——袁弘在一瞬间如是想。




02


有钱归有钱哈,问题是,该怎么花钱呢?


胡歌说:“不然我请全班同学喝可乐吧!”


哇塞这可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呢——袁弘拖着长音恨铁不成钢地吐槽。


“跟你讲人家真正的有钱人都不玩那种低级的东西——都是要养东西的,养东西才是有钱人的爱好!比如养动物……”


“我已经养六只猫了……”


“养车……”


“我还不会开……”


“养花草……”


“这也太耽误写作业了吧……”


“养房……”


“这个我妈在养耶……”


“养人……”


“哈?”


“嗯!养人!”袁弘冲他点点头,“包养!知音杂志里都这么写的!包养小美人!金屋藏娇!这就是有钱的证明!”


胡歌震惊地看着袁弘:“你还看知音啊……”


“那不是重点!”袁弘说,“有钱人都会养小美人儿的!胡歌你也应该养一个!”




少年玩笑随着上课铃声响起戛然而止,谁知道从某种角度讲,也算是一语成谶——


就是在这个铃声响起后,班主任领着一个借读生出现在了讲台前。个子也很高,背挺得很直,穿着校服有一种旁人都没有的英气,照袁弘后来的形容,长着一张标致的“女婿脸”,其实这些都是胡歌后来才注意到的——他本来正低着头观察教室地面上阳光斑驳的投影,一个突兀又好听的声音以一种凌人的姿态闯进了他的耳膜。




“大家好我叫王凯!”




充满了活力,胡歌感觉自己的头就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抬起似的,他盯着讲台上的人——确切地说是盯着那一双大眼睛。


大眼睛在视线交汇的时候明显地闪动了一下。


照王凯后来洋洋自得的说法,那是一个wink,他胸有成竹地自夸,一个wink就可以换来世界温柔的善意。


“哟呵,你真了不起。”


胡歌赔笑着说,可是在他的印象里那是一记鼓槌,第一次见面王凯就重重地敲击了一下他的心脏。


一下,一生。




03


袁弘丢给胡歌的纸条,正在继续刚才不靠谱的话题:喂,那你想包养个什么样的?


而胡歌的新同桌正忙着把书包塞进桌斗里,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明媚的新鲜感,跟九月的阳光一起全方位地冲击着胡歌的视觉:显而易见,新同桌是一个生命力旺盛的家伙。


那生命如夏日之花般绚烂。


胡歌真的很好奇:“同学,你生日是……夏天吗?”


“哇,你怎么知道啊?我刚介绍了吗?”新同桌歪着头回忆,“应该没有吧——你猜的?我是八月份的,818,喂,感觉是个会发大财的生日诶!”


果然。胡歌挑起嘴角,为自己的直觉感到骄傲。




纸面上袁弘的问题突然有了一个很冲动的答案,胡歌写,我不想要一只笼中鸟漂亮的金丝雀, 我想要一只苍鹰在天际徘徊狩猎,就像拥有整个广袤的天空以及天空所覆罩的一切。


——你他妈诗人啊!袁弘愤愤然把小纸条揉成团顺着窗口丢出去:还能不能有点儿低级趣味了啊!




04


低级趣味,也是有的。


袁弘下课来找胡歌聊天的三五时王凯也在,偶然听到了他们的包养论,他撑在桌子上懒洋洋地笑着说:胡歌那你快包养我吧。


“卧槽凭啥。”


“因为我将来要做大明星——”王凯笑嘻嘻地说,他挥舞着修长的手指,“你现在包养我很划算的,一年起包满三送一,包五年我还送你五年怎么样。”


“大明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
袁弘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
王凯完全不意外地拍着袁弘笑抽的脊背给他顺气,顺便盯着胡歌问:“你怎么不笑啊。”


胡歌也盯着他:“我不觉得你在开玩笑啊。”


王凯挑了挑眉毛,不作声了。


他心想胡歌这个人,有时候直觉惊人地准。




而他们彼时都没料到那谶言会在此生落定。在胡歌家里因为金融危机而顾不得他的那段时间,王凯几乎是砸进去了所有的精力去接戏,生活几次起落胜似坐过山车,胡歌事业不顺的那几年,亏空就像个无底洞似的无情地吞噬着两个年轻人的努力。




等着他们真的完全从生活的泥沼里爬出来,胡歌掐指一算,仰天长叹:“挨千刀的老天啊!算数可真好,以后他妈的不要再乱说话了!什么包五年送五年!拷!”


王凯也挺震惊,震惊之余口不择言:“我去!我们都在一起十年了吗!真是没料到啊!!——呃!”


胡歌阴鹜地看着他,表情比得知自己的身家缩水百分之七十还恐怖。




05


胡家妈妈在儿子上大二的时候,隐约听到了一些传闻。


她旁敲侧击地问:“我怎么听说你包了一个艺校的学生。”


“是中戏的学生。”胡歌急忙澄清,“中央戏剧学院,跟陈道明啊陈宝国啊巩俐是一个学校的,叼不叼。”


这是重点吗?!胡妈妈无力吐槽:“不管是谁!这行太乱了!你年轻我可以先不管你!但你休想把她娶进门!”


胡歌又急忙澄清:“这点妈你放心好了,我倒是想,问题是国家法律不允许呀!”


他妈都惊呆了:“……哈?男、男的呀?”




儿子乖乖地,轻轻地,无辜地,纯良地,点点头——“昂。”




他妈五雷轰顶之余,还被自己儿子掏出钱包展开一张证件照来显摆:“妈你看!可帅了!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儿子据我所知妈妈把你生得也很帅呀没必要对帅哥如此痴迷吧!


胡家妈妈甩出一张杀手锏:“可是我还想抱孙子呢……”


“抱孙子的事情以后再说,”胡歌孜孜不倦地洗脑,“你先点点头,现在立马就能多出一个儿子来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仿佛很有道理,可你当我傻哦?




06


胡家妈妈挺操心这个事儿的,有空的时候就要问:“能不能把你包养的那个人叫过来我跟他谈谈。”


——像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总认为生活像做梦,过来让我用无情的现实打碎你们的幻想。


胡歌很是配合:“哦,好,他最近在排话剧,没空啊。”


过一阵子:“是不是放暑假了,叫过来谈谈。”


“哦,好,他最近在剧组里实习,没空啊。”


又过一阵子:“实习还没结束啊,叫过来谈谈。”


“哦,好,他们系有一个出国交流表演呢他在国外暂时回不来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胡家妈妈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发出了生活的感慨:“他这么忙你包养他图啥子哟?”


胡歌一脸天真:“他帅啊。”


他帅你就傻啊?——胡麻麻内心凌乱。




就这么耗了几年,胡家出事儿了,风雨飘摇之际,胡家妈妈倒是又把王凯想起来了,用有点如释重负的口吻说:“喂,咱们家都这样了,他早跑了吧!唉呀儿子你别难过,这都是一时得失,咱们胡家肯定能撑过去的——”


胡歌也一脸坚定地说:“嗯!他也是这么说的!”


“啥……”


“姆妈,实在是不好意思,我其实……我开的那个小公司现在有点撑不住了……我知道家里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忙……”


“哈……”


“那个……”胡歌挠挠下巴,有些尴尬,“所以呢……王、王凯他就把我包养了,你也知道啊,现在他们那块儿来钱快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
“唉,生活艰难呀!”胡歌叹着气,“他现在特别忙,而且我说话也不算了……都怪公司拖累啊拖累!没有经济权就没有话语权啊!妈你可一定得理解我……”


他妈终于理解了:“什么包养!!!你们这分明就是在谈恋爱!!!!”




07


有一天胡家妈妈拿着手机来忐忑不安地问儿子:“喂,微博上有人爆料说王凯有个神秘女友,感情稳定……快结婚了……”


胡歌很淡定地嚼着芹菜,发出咔嚓咔擦的清脆响动:“哦,嗯!”


“你嗯什么呀!你倒是表句态呀!哎呀这女孩子哪里的啊?诶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呀……”


胡歌放下筷子:“表什么态呀——妈!那你倒是表句态呀!”




胡家妈妈有点怔忡地看着儿子,胡歌轻轻地点开那条八卦下的相关视频,那是王凯关于此事的回应,这么些年胡妈妈暗地里也看了不少王凯演的戏,偷摸地搜索过王凯的新闻,甚至还悄悄关注了王凯的微博号,然而这个人于她而言始终都是一个危险的符号,今天她第一次听到对方用轻描淡写又不容置疑的口吻说:“我会让我的爱人幸福的,无论是过去,现在,还是将来,就是这样。”




他摆出不愿多谈的表情来,立即就不再显得亲切温和,以一种无声无息的疏离抗拒着记者喋喋不休的追问。




胡妈妈突然觉得那态度很熟悉,像极了儿子面对质询时一贯的松垮,那是一种你说得全对可我就是不听的一意孤行。




她叹息一声:“你能跟我讲讲你们的事吗……”




08


胡歌打着谈生意的旗号偷偷摸到北京,他兴致高昂地摸到王凯的小区,保安是认识他的,甩手放行了,然而他发现自己把钱包连带着电子钥匙落在出租车上了。




王凯后半夜的飞机回来,他蹲在自家门口的花坛子边给王凯发语音:“喂……我是你男人啊……告诉你个好消息是我妈松口啦……还有个坏消息是我钱包丢啦……进不了家门啦……你快回来……我一人承受不来……你快……”




说着说着唱起来,因为胡歌儿今天真的很开心。




他在花园里嚎了半个晚上的情歌,顺便还被路过的保安们领去保安室打了会儿牌,等到王凯把他领回家的时候,灯还没开,他就扑上去把人从背后抱住。


他一腔热忱地说:“喂!高兴不!”


王凯紧张兮兮地说:“你别!再动!!——啊——窗帘!!最近正有人跟着我呢!万一——”


“放心,我绕着咱家转了好几圈了,窗帘都拉着呢!”


“切!”王凯开始脱外套,摸索着要开灯,“喂,你过来就是要讲那件事?稍微缓几天,我找个活动时间去上海就可以见她了……”


胡歌把他往墙上一推,随便你吧!别开灯了,黑灯瞎火正好……


王凯被那急躁的动作弄得有些恼:“正好什么?”


紧接着就被胡歌一口吻上眼角,正好可以看清你呀——




神经病。


王凯的大拇指也捻上对方的眼角,沾染上滚烫的液体,舌尖一舔,仿佛是酸甜苦辣咸,五味俱全。




09


都快天亮了,胡歌也不睡,抱着王凯精精神神地说:最近逆势飘红啊,生意顺风顺水的,喂,王凯,像我们这么苟且肮脏的利益关系,能不能再稍微在发扬光大一下?




王凯背上一毛:“你又想干嘛……”




“想找你做个形象代言人呗!”胡歌说,“跟你没有利益冲突吧?据我观察你没有接类似的代言嘛,喂,老实讲是不是就等着我呢?”


“我艹……”




“近水楼台先得月嘛!咱们什么关系啊你说是不!你考虑考虑呗……代言费绝对丰厚!”


“能进我腰包吗……”


“能,绝对能!”胡歌严肃地说,“咱俩谁跟谁啊!”




就冲你这句话,我觉得就看不着回头钱儿了——王凯拍拍胡歌的脸,欣慰地说:“没事儿,就当我给你打的生活费了。”


“我去你妈的!还生活费——知道多少人抢着巴结我么?切!不识相!好几个都想往我床上爬嘞——”


王凯爬起来:“看来你的床上要人满为患咯,我给你腾地方……”


“别!已经满了!不换!”胡歌扯着他的腰把人拽回来,凶巴巴说,“喂,有没有导演想潜规则你。”


“可能有吧。”王凯摸摸下巴含糊地说。


“别含糊啊!你要说你已经被包养啦,晓得伐,别人问你谁啊——你报我名号呀!”


“报你名号还不如报我自己名号……”


“也是啦!”胡歌美滋滋地说,想起之前无意间在一个商界圈子里听到的花边小料,有个富商抱怨娱乐圈里出了朵奇葩,问谁,说是王凯,妈的给脸不要脸,前后死缠烂打大半年吧,竟然有天说“长得太丑倒胃口”,他以为他是谁啊?这年头找个金主哪有看脸的?嗯?!真把他冰清玉洁的——我呸!我就不信丫背后没人!


胡歌回了家就揽镜自照:哈利路亚,这事儿还真得感谢我妈。




10


胡歌帮王凯整衣服领子:“喂,你见了我妈,可千万不能实话实说。”


“什么意思啊?”


“我跟我妈说咱们是聊莎士比亚才互生好感的,知道吗,记住了啊!”


王凯愣了一秒就开始盒盒盒盒盒盒地大笑——




他还记得胡歌在高考前总是再三找他确认:“你报了中戏,以后就见不到你了是吗。”


王凯眼睛亮晶晶的,说怎么会,咱们以后不是还能同学聚会吗。


可是同学聚会,也就一年一次吧。


你嫌少啊,什么时候想我了,给我打电话咱们出来聚呗。


叫你你就肯出来吗?胡歌摇摇头:凯哥你太天真了,以后日子长着呢,总不能每次我一叫你你就出来吧。


王凯看着他:你怎么知道不能。


胡歌说,我心里没底。


王凯就笑,笑得袁弘扭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俩,最后王凯伸手把胡歌的领子轻轻整了整:没底啊?那要不你包养我吧。


他的指尖按了按胡歌的喉结,清清楚楚地看到那里狠狠滚动了一下。




袁弘从椅子上摔了下去,老师在讲台上问,想好了吗,都想好了吗。


胡歌点了点头。




【END】

评论

热度(734)